• 2005-09-24

    宴席。

    蒋文洁。严钫亘。

    后天,二千零五年的九月二十六号。上面的两个人都要离开这座城市。
    一个是一直做在前座的女生,最初两年里,我无数次地从背后的座位上轻唤她,“Clean”。一个是曾经和莹走的那么贴近的男小孩,以致于在整个三年遭到我内心里的从不表露的怨恨。
    而后来,实事证明,该来的总是会来,该走的总是要走。
    就像,七年一瞬间。

    Clean和严,我们是一直是最好的朋友。不管在上海还是你们即将飞去的那个城市。
    你们都要来赴我和朵朵的宴席。

  • 2005-09-24

    初衷。

    朵朵说,“绍兴的时候,我救了你”。
    躺在床上和朵朵一起念信,我仍旧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    这句话完整的意思大概是:死胖子,绍兴的时候,要不是我救了你,你早就落进那条叫五泄的臭水沟里,浑身发臭了”。
    这也是,我要把我们的言语以及种种现在就记录下来的最大初衷了吧。

  • 2004-07-26

    24秒。

    该死!又没进。
    皮球在篮圈上颠了四五下,弹了出来。
    红队的控球后卫已经快失去信心了——三分多钟没进球,连续的五投不中几乎将他们推到绝望的边缘。
    失败的边缘。

    还剩24秒。差距2分。
    红队持球。
    无奈。无力。无比的疲惫。
    以及身边无法预料的对手包围着他们。
    无心恋战。

    19秒。2分。
    事情已经结束了吗?
    输定了吗?
    还有希望吗?
    五个人在场上自问。
    ——一切都完了吗?

    也许。

    17秒。2分。
    球来回的传,没有空挡。不断地倒手,机会却等于零。
    给中锋,对手双人包夹。给后卫,不敢出手。给前锋,犹豫了一会也没投。
    从9号到13号——91号——33号,又交回到9号。
    明明还有一线希望,所有的人都认定了失败。
    明明还没结束,却没有人有勇气去改写这或许将成历史的现实。
    没有人愿意承担这种责任。
    最后一投。

    11秒。2分。
    球传到了他的手上。
    红队的得分后卫。
    不高的个头。一个黑人。

    10秒。2分。
    有是他!
    又是他?
    对手笑了。
    拖着39度的高烧,严重的腿伤,他已经打了近四十分钟,拿到31分。
    人的体能是有限度的。
    他太累了。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在如此的伤病下再有优异的发挥。就算一流的球员也不行。
    ——力量已经耗尽,是因为士气的原因才勉强留在场上的吧。
    而没有足够的体力是根本无法出手命中的。

    7秒。2分。
    三分线外,他稳了稳球——防守的是对手高出他近二十公分的中锋。
    前冲。
    疾停。
    跳投。
    闪电般的速度骗过对手的重心。球出手。
    这或许是最后一丝体力了吧。

    5秒。2分。
    疲惫的双手并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。
    脸上却洋溢着惟我独尊的表情。
    只有那球在空中划了一道高高的弧线向篮框飞去。

    3秒。2分。
    球打板。
    没进。

    2秒。2分。
    每个人都想闭上眼睛,不希望看到结果。
    每个人都不愿相信,那是真的。
    球没进。

    真的没进?
    没有!

    他又站了起来。
    在对手准备为胜利庆祝,对友为失败悲哀的时候。他又站了起来。
    从罚球线高高跃起,跃过了无数封盖的手臂。跃过了时间、空间,跃过了体能的极限,跃过了一切阻挡胜利的屏障。空中接过篮球,连同自己不断飞翔的身体。
    用双手。
    用全身的力量。
    ——或许还有对篮球的挚爱,永不放弃的梦想吧。
    将球灌如篮框。

    2分有效。

    0秒。平分。
    那一刻的惊异,像上天入地九道轮回里从没有过的奇迹。
    那一瞬的美丽,是曾经只有空中飞人才能做到的传奇。

    也许没有人注意他的脸。
    也许人们不再留意他的表现。
    但一定能感受到熊熊燃烧的求胜的信念。
    一定能够透过重重人群看到他球衫上原先的字迹渐渐模糊。

    从而隐约透出。

    BULLS-23
    J-O-R-D-A-N

    像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。

    [完]

    后记:终于翻到了它的原稿。尽管这篇六年前的习作有明显文字稚嫩的痕迹,我还是深深地喜欢它。每次读到“前冲-疾停-跳投”那一段都要感慨一番。
    而对MJ的迷恋已经到了不能自已的地步。
    以此怀念MJ在联盟效力过的15个赛季。
  • 2004-07-18

    序。

    想念可以有解药。
    一幕幕往事在我眼前翻飞。
    生。老。病。死。
    爱。恨。缠绵。
    记忆在心上刻下了,一道道,鲜明的轨迹。过去历历在目。
    我。就是不能忘怀。